艺术品收藏“前传”--古典收藏起源

2020-11-19 14:40:00来源:作者:

  说到艺术品收藏,大多数人联想到的是现当代艺术史和当下的艺术品市场。殊不知,作为一种系统的对艺术品进行分类保管并加以利用的行为,它的出现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埃及的前王朝时期。艺术品收藏的形成过程向我们展示了其所属时代的人文风貌、民俗生活和人们的精神品位,通过了解艺术品收藏的动机变迁和成长模式,我们可以了解到与艺术品收藏相关联的时代精神内涵。需要说明的是,以下内容都不是现代严格意义上的“收藏”,但对真正的艺术品收藏行为的形成起到了重要的铺垫作用。

锡耶纳国家考古博物馆中的伊特鲁里亚文明时期随葬品

宗教与祭祀活动:“收藏”的起源  

  使用随葬品被认为是最早的带有收藏意识的行为。这种行为最早出现在古埃及,大多与精神崇拜和宗教相关。随葬品主要是死者在生前使用的生活用器,在入葬前加以装饰和整理后,同其主人一同进入坟墓。之后,在公元前五世纪的古希腊,雅典卫城的城邦政府会客办公室出现了用来悬挂画作的墙壁,这是已知最早的将空间用以存放艺术品的行为,但其悬挂画作和摆放器具的目的仍不是满足文化享受,而是用于祭祀活动。

“画廊”所在位置平面图(红色标记)

雅典国家考古博物馆中的古希腊壁画

从古希腊到古罗马:作为政治附属物的“收藏”

  当时间推移到希腊的古典时期时,情况发生了些许变化。亚历山大大帝是一个艺术爱好者,他喜爱早先的雅典文化,收藏了很多旧物。而当他将领土扩张至中东、埃及和波斯帝国时,也被当地的文化所吸引,奇珍异物的收集成为领土扩张的另一项内容。到了希腊化时期,君主和军事长官们开始同艺术品商人打交道,而国与国、首领与首领之间互赠艺术品也成为常有的现象。当时的著名城邦西锡安甚至成为了艺术品的集散地。在这种情况下,庙宇和宫殿内出现了具有展示功能的空间,内容包括奇珍异宝、绘画和雕塑。

 

古罗马士兵和他的战利品,水粉,26x46,作者:Pehr H?rberg 年代:1791

  这种收藏行为在古罗马时期得到了进一步发展,收藏物更加变成了权力的象征,因为它们常以战利品的形式出现。每当战争来临,将军和祭司会在战前商量出战利品的分成比例——除大部分敬献给神庙外,士兵也可得到相应的回报,比如土地、金钱和阶级地位的提升,以及一些战利品。军队通过这种方式来提升军官和士兵的战斗欲和忠诚度。罗马人的神庙中有专门用来放置战利品的区域,有些战利品前面还冠以君王的名字,比如,“提比略的阿多尼斯”“塔西佗的阿波罗”等等,以此来彰显其统治力。一些贵族会将所得的战利品摆放在私人别墅和花园中,相比于装饰环境,它们更重要的作用是显示其社会地位。这些行为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私人收藏概念的成型。

  在古希腊文化的影响、相对和平的政治环境以及共和国时代各种学派思潮的推动下,公元一世纪的古罗马经济、文化得到更充分的发展,人们更加迫切地想要提升自己的精神境界。在这种情况下,注重文化品位的贵族们认为藏书的多少是文化水平高低的表现,藏书作为收藏的门类极大地促进了贵族私人图书馆(最早出现于约公元前三世纪的共和国时期)的形成。在当时,图书馆的规模是一个人社会地位和财富能力的表现,位置布局极为讲究,并且有专人进行管理。早期的管理人员主要为俘虏或奴役人员,后来逐渐转变成专家学者,他们还会承担一定的编纂和出版工作。这对后世收藏的规范化管理起到了促进作用。

凯撒大帝的岳父凯索尼努斯的别墅(Villa dei Papiri)内留有其私人图书馆遗迹

现存于特拉西纳主教座堂的切萨雷奥执事遗骸

中世纪:自发的私人收藏

  当时间推移到“黑暗”的中世纪时,各公国之间的联系减少,封建经济的模式主要为自产自销,极少的贸易往往被苛以重税。不过很快地,十字军的东征瓦解了这种经济模式。十字军的武器主要由威尼斯人生产,他们也常用自己的船队运送骑士和战利品。长此以往,威尼斯人控制了地中海流域的很多港口,当拜占庭首都变为拉文纳时,威尼斯人已经控制了整个亚德里亚海,而进出口贸易也变得非常发达。为了炫耀财富,威尼斯商人广建豪宅,并将大量精力投入到艺术品的搜罗当中。

  在这一时期,自发式的私人收藏开始盛行。从公元十世纪的贵族家族名单来看,不少家族都是赫赫有名的收藏大户,例如法列里家族(famiglia Faliero)、孔塔里尼家族(famiglia Contarini)等。但当时的收藏更注重藏品的商品属性而非艺术属性,这一点可以在孔塔里尼家族位于菜园圣母院官邸的记载中看出:贵族用著名艺术家的画作来装饰带有金银细软的圣像和贵族祖先的雕塑,收藏变成一种攀比行为。所以当时的收藏被认为是缺乏系统脉络和审美目的性的收藏,也没有符合我们现在定义的收藏家。但这种风潮见证了商业的繁荣和收藏行为的发展,同时也为艺术家逐渐摆脱低下的社会地位起到促进作用。

弗朗西斯科·美帝奇一世的房间

文艺复兴时期:珍奇室的出现

  我们都知道,文艺复兴时期人们的人文意识觉醒,艺术创造者的个人价值在很大程度上得到承认。与之同步的是,这一时期的收藏行为较从前更加系统化,更加接近我们今天所说的“收藏”了。从十五世纪开始,在意大利,使用一个小的私人房间(studiolo)或室内橱窗放置艺术品的现象变得多起来。通常,这个房间是个人兴趣的体现,是一个展现个人习惯与个性的地方。陈列其中的艺术品必须精准地符合房间的布局和风格。其中著名的一间位于佛罗伦萨旧宫,那是美第奇家族的第二代大公弗朗西斯科·美第奇一世用于收藏以及文化、科学研究的私人房间。

曼弗雷多塞达拉珍奇室版画(现藏于米兰盎博罗削图书馆)

有关自然的素描作品(现藏于曼弗雷多塞达拉博物馆,米兰)

  到了十六世纪,这种收藏得到进一步发展。在意大利,用单独的房间储存私人收藏变得普遍,而在北欧地区,也出现了类似的储存空间——珍奇室(le Wunderkammern)。珍奇室最初主要用于珍藏稀奇的钱币和纪念章,慢慢的开始包罗万象,例如自然历史标本、化石、稀有金属等。有些王公贵族也喜爱收集新型机械、仪器、地图以及科学研究的文献材料和神秘的先知预言集等。这些与科学相关的藏品是探索精神的体现,与出于审美目的的艺术品收藏不同,这种收藏呈现出对独立性和专业性的渴望。总体来说,珍奇室的收藏并不系统,收藏的门类也过于宽泛。十七世纪,在法国,出现了比较注重分类的业余收藏室(cabinet d’amateur)。

  当现代意义上的博物馆出现以后,珍奇室和业余收藏室的宝物们发挥了巨大作用,它们成为欧洲新型博物馆馆藏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其保存藏品的方式和目的,也为博物馆的布局和功能提供了借鉴意义。

利奥波德大公的业余收藏室(油画,作者:戴维·特尼耶,现藏于维也纳艺术史博物馆)

  本文作者井伟曦,策展人,美术评论员。第四十三届米兰世博会丝绸之路馆策展人、第十二届佛罗伦萨双年展策展委员会委员,曾任意大利文化发展协会主席。

初审编辑:

责任编辑:于笑颜

相关新闻
网站地图 捷豹彩票频游戏 捷豹彩票河北快三 捷豹彩票韩式1.5分彩
申博怎么玩 申博99sunbet
盛世彩票网直营网 利华彩票网址 百家乐真钱 网上真钱牌九登陆
捷豹彩票台湾28 大发彩票北京赛车 捷豹彩票河北快三 捷豹彩票北京时时彩
捷豹彩票北京赛车 大发彩票江苏快3 捷豹彩票江西11选5 大发彩票时时彩
1117118.COM 8NTS.COM 292SUN.COM 989sj.com S618D.COM
1112997.COM S6186.COM 718XTD.COM 55sbmsc.com 55sbib.com
133TGP.COM 5555ib.com 777sbsg.com 578psb.com 22sbsg.com
23jbs.com 178sunbet.com 115sj.com 987DC.COM 998XTD.COM